首届布克奖得主卡达莱经典作品再版

来源:
每日新闻头条
编辑:
燕赵都市报
最后修订:
2021-02-23 12:07:50

摘要:近几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赔率榜上,阿尔巴尼亚著名作家、诗人伊斯梅尔•卡达莱始终榜上有名,他是享誉国际文坛的重要作家之一,曾击败马尔克斯、君特•格拉斯、索尔•贝娄、大江健三郎等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摘得首届布克...

近几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赔率榜上,阿尔巴尼亚著名作家、诗人伊斯梅尔•卡达莱始终榜上有名,他是享誉国际文坛的重要作家之一,曾击败马尔克斯、君特•格拉斯、索尔•贝娄、大江健三郎等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摘得首届布克国际文学奖的桂冠。近日,卡达莱的三部经典之作《雨鼓》《H档案》《金字塔》由浙江文艺出版社再版推出。

首届布克奖得主卡达莱经典作品再版

1936年,卡达莱出生于阿尔巴尼亚南部山城吉诺卡斯特。1954年,他以诗集《青春的热忱》初登文坛,随后转向小说创作,其代表作包括《金字塔》《雨鼓》《亡军的将领》《破碎的四月》《梦幻宫殿》等。

二战之后,卡达莱进入地拉那大学攻读历史与哲学,并熟练掌握了俄语和德语,自此成长为能用三国语言创作的“世界艺术家”。1970年,他凭借法语版小说《亡军的将领》在法国名声大振,后来的《冬末的音乐会》更是被法国《读书》杂志评选为当年的“法国最佳小说”。


如今,卡达莱的作品已在四十余个国家出版,评论家称赞他的作品“其诗意的散文和叙事的灵巧,堪称炉火纯青”。他所斩获的知名国际文学奖项不计其数,其中包括2005年首届布克国际文学奖、2009年西班牙阿斯图里亚斯亲王奖,2015年以色列耶路撒冷文学奖,2019年朴景利文学奖。2020年,他获得有“美国的诺贝尔文学奖”之称的纽斯塔特国际文学奖。

布克国际文学奖授奖词评价卡达莱“为我们描绘出了一个完整的文化,包括它的历史,它的热情,它的传说,它的政治和它的不幸。他继承了荷马史诗的叙事传统,是一位世界性的作家”。的确如此,历史专业出身的卡达莱擅用讽喻的笔调以古喻今。他虽然用阿尔巴尼亚语进行创作,书写的却是具有当代意义的普世性作品,他也因此被欧洲评论家认为是一把刺向暴政的“匕首”。《雨鼓》以奥斯曼帝国远征阿尔巴尼亚的战争为题材,在想象性回溯历史的同时观照现实;《H档案》讲述两名爱尔兰人前往阿尔巴尼亚寻找荷马史诗的踪迹,将笔端悉数瞄准了古典文献学、古代语言学,将庞杂的政治历史贯穿于文学寻根这一主题之中;《金字塔》讲述法老建造金字塔的故事,重述遥远古代的文化想象,将“匕首”刺向了专制制度。


《雨鼓》讲述了15世纪,奥斯曼帝国出兵围攻阿尔巴尼亚的城堡,帕夏率领千军万马驻扎城脚,千奇百怪的攻城方式轮番上演,百转千回的军委会派系斗争层出不穷。第一次踏上战场的士兵手忙脚乱地冲锋陷阵,预示着下雨的雨鼓声犹如上帝的怒吼……

本书译者黄荭(南京大学法语系教授、翻译家)这样评价此书:“……卡达莱是在用360度无死角的叙事手法来为读者再现一段(可能真实)的历史。从天上的苍鹰新月到地上的呢喃叹息,从远处的山峦叠嶂到眼前的珍馐美馔,从踌躇满志到意冷心灰,酝酿了这么久,都是为了最后的那场雨和随之而来的‘鼓声’,这鼓声就如丧钟,它为谁而鸣?我想这就是卡达莱想要告诉读者的。”

《H档案》是卡达莱最富“政治讽喻”色彩的长篇小说之一。作品中,两名来自美国的业余学者为解荷马之谜前往阿尔巴尼亚南部偏远山区,寻找仅存的古代英雄史诗。孰料,他们初来乍到便被视为间谍,受到各路人马严密监控,更是卷入了意外的民族矛盾和冲突之中。卡达莱巧妙地将古典神话置于现代语境之下,通过继承果戈理外省喜剧模式,将多层主题上下紧密编织,又使其洋溢着轻快的戏谑之感。


《金字塔》围绕古埃及胡夫法老建造金字塔一事展开,营造一场君与臣之间的角力。金字塔,被臣民视为无可争议的永恒的权力象征,而对于君王来说,却意味着自己的死亡。于是,一场关于是否建造金字塔的大争论开始了……“和卡夫卡一样,卡达莱也有一种天赋,那就是用最轻的语调写出最有分量的比喻。”卡达莱在此书中巨细靡遗地阐述了这项浩大工程的建造过程,从石块的搬运、偷盗者,到权力顶层的倾覆,讽喻和象征性的文字包裹了整部作品。

在这三部作品中,卡达莱以特定的古文明遗迹或传说为一隅,以此窥探着整个人类文明的历史进程。作为一名东欧知识分子,卡达莱在作品中不断超越单一的民族和空间,探求着折射全球领域的文化视角。身为彼时彼地的读者,他的作品将带领我们思考更具现实意义的东西。

(燕都融媒体记者宋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