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播资讯-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首页 > 社会资讯 >

贵州雁子:山村家

2020-10-17 14:00热播资讯人气值:2043

(一)家·爹娘

迎着山村午后的阳光,小女孩呱呱落地。

这个“小阳春”却没有眷顾娘,她承受着新生命的撕裂,两天后,娘病了,住进镇上的医院,没有奶水,小女孩饿,嗷嗷待哺。

娘泪眼婆娑,爹整晚抱着我,搅和着当年还算奢侈的白糖水喂宝宝。爹是远近闻名的铁匠,家境还不算差,小女孩再大些,便喝面羹(米浆)、代乳粉。

长大后,娘常常说我是最可怜的,生下来就没有吃过奶,她自己生孩子遭的罪只字不提,爹在旁边便说那时娘病得很厉害,差点就没了。

每次听到这里,我总有哭的冲动,终于还是换成红红眼睛里一弯心痛,然后玩笑似的回应:难怪我那么笨,俩弟弟那么聪明,原来我不是母乳喂养的啊。

木窗格,飞扬出一串串幸福的笑声。喊一声爹娘,温暖的家;喊一声爹娘,坚实的避风港;喊一声爹娘,生养之恩比天大!

(二)村子·童年


静静的石拱桥,弯弯的小河,清清浅浅的流水,圆圆滑滑的鹅卵石。一群调皮的孩子你追我逐,迎着正午阳光“打水仗”,光脚丫踩着鹅卵石,酥酥痒痒的,小河水金光跳跃。快乐,洒满小河。月光清泻,星星向我们眨着眼睛,石拱桥下洗澡的丫头,还津津乐道分享着中午全身湿透后大人们的呵斥,学着大人的口吻:“你看你,衣服裤子全湿了,快换下来,自己洗了晾起,以后不准去小河玩水了”,一阵一阵稚嫩的笑声充溢着美好的夜。

每天散学后,放牛的,打猪草的,砍柴的,烧饭的,农村娃个个不闲着。那时候,我们一周上五天半学,最快乐的是寒暑假,我们“偷”家里的腊肉、米、油盐酱醋和地里的洋芋、红薯、白菜到山上搞野炊,自己挖灶孔,搭灶台,咀嚼着香喷喷的饭菜,尽管一个个像花猫一样,却丝毫不影响我们的快乐。吃过饭,草坪上男孩子玩斗鸡、打地鼠、弹弓,女孩子叠石子、跳皮筋、跑电门。我们是大山的孩子,他如坚毅强大的父亲,任我们嬉戏吵闹,暖暖的把我们揽入怀。当黄昏拉下帷幕,晚霞沐浴下的村庄,像恬静善良的母亲,闻着晚饭炊烟的味道,一群孩子赶在牛尾巴后面蹦来跳去,撒一路欢歌笑语。童年,其实我们不想长大。

(三)少年愁思


“一年一年时间飞跑,小小少年转眼长高,随着年岁由小变大,他的烦恼增加了”,我们有了心事,有了忧愁,谁说“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我们有了自己喜欢的人,有了别离的伤,有了摔倒的疼,有了乡愁。美丽的岁月啊,我已不再是那个炫耀电子手表和“杀猪刀”皮鞋的丫头。每次望着铁炉房打铁的爹,汗水湿透衣裳,火苗炙烤红面,我心里,便升起超越那个年龄的痛。于是,我更加热爱生活,更加努力学习。长长的求学路,每次娘送别我离开,都不忍回头,我知道,娘在孩子的背影后流泪,她的孩子假装轻松,渐行渐远,在娘看不到的拐角处任眼泪肆虐。乡愁,凝结成故乡那轮满月,蓝天下小桥流水,红嘴的桃,浑圆的李,启明星唤醒谁家鸡鸣?门前小白狗、田野蛙声蝉鸣、夜空漫天星斗、村头翘首的母亲,何时飘进心里?愁思延绵,相思不尽,我把这汪情愫,锤炼成年轻的诗。

如今再抚摸这首诗,突然好想哭,好想哭,因为,娘走了,今天是她离开我们的第三十五天。

(四)家·回望


这就是家了,身边是小时候滚爬过的山水。树绿了,水却瘦了,光着脚丫在小河里的丫头已人到中年,那长满青苔的石板上曾印了多少稚嫩的脚印!小河岸,山,树儿,你可曾记得有那么一个女孩在你怀里长大?

山脚下是我家,门前的柑橘树挂果了,当年老被咱家那头水牛“欺负”的桂花树长大了,很是茂盛,像一把伞荫蔽着爸爸的铁炉房。我的父亲,曾抬起坚实的臂膀将儿女放飞,红红的铁炉火苗将儿女们的理想点亮。我的父亲啊,仍是两眼晶亮,是他隐藏了沧桑?还是他从未感到沧桑?我坚毅的、勤劳的、慈爱的父亲!母亲的银丝多得我不忍再扯了,母亲说不用扯了,她老了,有点白发是自然的。而在于我却是沉沉的心痛。母亲啊,你有着女性少有的坚强和聪慧。

这就是家了,可门锁着,爸妈去田里插秧了,我和女儿绕着田野的小路去寻他们。阳光下满是跳跃的油菜的绿,油菜秆上挂满了胀鼓鼓的油菜角,像生命就要迸发。女儿欢快地蹦跳着。“外公、外婆在那儿,外婆——外公——”女儿大声叫着。我母亲清脆地应着,接着便是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唯有我能体味母亲心里的幸福。于是,我们的谈笑声缭绕着田野,小草和河水都静静地听着······


这就是家了,为何心里总哽着莫名的忧伤,是因为人到中年?还是因为我这颗善感的心?斜阳依然朝着小时候的那座山慢慢坠下,殷红的霞光温情地把小村庄浸泡着。燕子归巢了,我家后山的树在风中沉思着,邻家的黑瓦房静默地等待劳作的主人归来,这天空,这山,这树,这水,这村庄,在燃烧的晚霞里呈现出诗的意境,画的颜色。我坐在画的梯坎上,想起遥远日子里扎羊角辫的女孩,想起牛尾巴后边那个哭兮兮的丫头,想起曾一起在山里滚爬的伙伴,想起我们斗“雄鸡”的欢快,想起我们从家里偷米偷腊肉在山上野炊,想起我们花着脸抢饭菜吃的情景,想起黄昏大家帮我找牛的急切,想起······

我曾经的伙伴现在何方?风,捎去我的问候,即使天涯海角,“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岁月啊,我宁愿永远是那个扎羊角辫的丫头。

(五)娘·坟冢


八月,桂花开了,娘走了,一句话也没留下。娘生前不喜欢脏乱,我给她买了干净的衣服,一件一件在自己身上套好,娘咽气的时候,亲自给她穿上,理整齐,从此,我成了没娘的孩子。没有了避风港,岁月碾成的创伤,只能自己修复。娘走了,我还没来得及尽孝,我自责着、悔恨着、干嚎着。我们把娘送回家乡,托付陪伴我们长大的山山水水,日夜陪伴娘。山村,依然那么恬静柔美,暖暖的霞光,弯弯的月儿,金黄的稻香,田畦悦耳的蛙鸣,和谐的小桥流水。不同的是,“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娘,奈何桥上有三生石,愿您喝完孟婆汤忘却今生苦难,记得您的孩子,来世,我还做您的女儿!

彼岸花开,如果真有天堂,愿彼岸的您,幸福安康!

我想您了——娘······


诗人简介:陈雁杰,笔名雁子,性别:女,年龄45岁,出生于贵州省贵阳市开阳县,毕业于贵阳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汉语言文学专业,大专学历。开阳县教育局职工,开阳县作家协会会员,多次在《开阳报》《茉莉文学》刊物上发表诗歌和散文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