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宗师》风尘之中,必有性情中人,江湖之内,亦有儿女情长

服装搭配娱乐2019-02-19 02:03加载中...飞鱼

《一代宗师》里,出现了很多耐人寻味的名言佳句,其中最多人提到的是那句“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有灯就有人!”王家卫在某个访谈里也曾经提过这句话。然而,我印象最深的,却是那句“风尘之中,必有性情中人”。

风尘之中,必有性情中人;江湖之内,亦有儿女情长。

很多人在看完一代宗师之后,最大的疑问就是:为什么宫二小姐的戏份这么多?不提出这个问题的人,会有另一种反应,就是宫二小姐跟叶问坦承之后,就整个泪流满面一直到结束。我是后者。

叶问,王家卫从1996年就说要拍,拍到后来甄子丹的叶问都拍了两部赚了大钱甚至连叶问前传都有人拍出来了,王大导才将这部一代宗师缓慢推出。梁朝伟所扮演的叶问,跟甄子丹所扮演的叶问,简直就是两种不同的性格,最主要的原因在于:梁朝伟跟甄子丹。梁朝伟的叶问是个压抑私人情感、只能看眼前不看身后路男子;甄子丹的叶问却像个有傻劲又爱国爱家的武师。这是演员的persona(角色性格),当然,没有谁优谁劣,只能说诠释观点完全不同。


一代宗师的故事是由谁开始说起?是一代宗师本人,由相当普通的自我介绍开始。然而在自我介绍之前,有一席更耐人寻味的话,占据了更重要的地位:功夫,两个字,一横一竖,只有站着的那个人有资格说话。这句话,是一代宗师叶问的精神,也藏着他人生最大的悲苦。

一代宗师裡的叶问,练武是个兴趣,并非为了江湖地位,他的心愿,就如同他与宫家老大掰大饼时说的那个想法:南拳岂止只能北传,天下亦不只南北,而是全世界。他要把这拳法不分疆界地给传出去。这是一个相当大的宏愿,有点类似宣扬佛法,或是平天下抚众生一般的庞大,非常人,不可达。或许当时的他还没见得,那心愿也只有模模糊糊,但他完成了,就成的了宗师。

一代宗师电影里的社会,是个相当传统的社会:男生要抛情,才得以成大事业;女子要弃才,才能够享有幸福。电影里的叶问,极少直接的感情处理,他与妻子张永成的交流,仅限于那盏灯、擦澡、以及替她按摩小腿(我甚至觉得按摩小腿根本来自于《重庆森林》,在那片里,饰演警察的梁朝伟就是替王菲按摩小腿,因此这根本就是王家卫认定的梁朝伟与女性的最性感接触),其他就是生活上的交流:安抚孩子,还有大量的全家福照拍摄,来确认这还是一家人。


他与章子怡所饰演的宫二小姐若梅之间的接触,反而是种隐晦的大动作:他们比武。这一来一往,一画招一比拳,一勾腿一推掌,都是身体的接触,更别提比武本身就是一种智慧与想法的交流,叶问突然比出与宫二小姐一样的招式,是一种对她的仰慕(不管是智慧、功夫或是外表),而两人之间眼神的交流,更是女人情感的死穴,从此成为宫二最深的记忆。也许有人会不理解,怎么这两人一打完架就相约在东北论高山,还写起了暧昧的情书来?而叶问总惦记着“要再看一次那64手”。

64手,是宫二独门传自父亲的绝招,但是在两人之间,64手从来不是招,是一段缘分。宫二小姐已定亲,叶问已成亲,他们之间根本不能有儿女情长,所以一切都隐藏在招式之下,看似问招过式,实而情意深远。

可是,在那社会(我认为那已经超越江湖),男要抛情,方能立天下;女要弃才,才能享幸福。战争帮了叶问一把,让他无法去东北探望心仪的对手,他经历了战争时期的贫困,后来抛下佛山妻儿,流亡到香港,开始授课,一步步走向宗师之路;宫二小姐却在此时遭逢父亲亡故,众亲友没人愿意挺身而出替他复仇,她从小就不是个忍气吞声的柔弱女子,她能在父亲在南方与叶问过招前,专程来劝父亲打消念头,还学了独门的64手绝活,又是个大夫,她是个聪明、并且有想法的女子,她当然不甘于做个对复仇忍气吞声的弱女子,于是她决定拾起功夫,奉了道,遵守不嫁人、不有后、不传艺的信条,废了杀父仇人马三,取回“宫家的东西”(也就是那身功夫)。


然后,宫二小姐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一世的孤独。宗师呢?他像是抛弃了儿女情长,然而,一颗原本做给老婆张永成、为了要去东北穿的大衣上刻意摘下的扣子,透漏了他的情感。那颗扣子,究竟代表着老婆张永成,还是心仪的对手宫若梅?实在很难说的定。要是张永成在,说不定这扣子就不给宫若梅,而宫二小姐说不定也不会有大南最后一次会面时的倾诉告白。

宫二小姐,在所有的出场里,都充满着男性的威仪气势,只有在最后,当她觉得自己累了,想回老家时,约了叶问到大南听戏,她化了妆、穿了鲜艳的衣裳,说着自己原本也学过唱戏,如果自己成了角与他的相遇就会完全不同了。只有在这一刻,她是个完全的女人,但却是一个历尽沧桑、受尽孤独、压抑情感、最后只能选择逃避在过往那段“最好的年代”的女人。我心里其实有过你!喜欢人不犯法,但我也只能止于喜欢而已。说出这话时,她的心里应该一直有着叶问,但已经清楚地对自己人生绝望,对这段感情不敢在奢望,才敢平稳地说出口,而且连自己爱过的男人念念不忘的那“64手绝活”,她都忘了!

七情六欲,儿女情长,纷乱的江湖里是看不见的。我们看见的是招、是式,是逞勇斗狠,是各宗各派,仇恨可以像烟一样飞舞在眼前,等到火不升,就会烟消云散;但情与爱,躲藏在江湖的夹缝裡,借着那些过招,来织起一段段的缘分。要认,只存在过招的两者之间;不问,就永远在这人世消声匿迹,只剩下烟雾的纠缠。


宫二小姐没有听父亲的话弃才,因而孤老终身。她最后跟叶问说,功夫这条路,她没走完,要他替她走完。进入江湖的女人,与沦落风尘的女子没两样,后者就算洗尽铅华,依旧满身情爱的包袱;前者就算忘了所习之武,也只能背负着奉道的教条,孤单一人。这是宫二的故事。是的,占了很大的篇幅。但,若无宫二,哪能看出叶问成为宗师的牺牲?

我们看叶问,都只见他“怎么得”,却从没想过他“如何失”。成为宗师,他必定放弃了许多:他除了得抛下妻子张永成与自己的儿子,独自来到香港打天下;他还得抛下对代表正统的宫二小姐的感情,就算再相见,也只能用一颗扣子与一些招式来掩饰自己的情感。他最后也是孤独一人(当然事实不是这样,或其实也是这样),在那个斯文并且不苟言笑的躯壳底下,想的是什么?最后叶问在弟子练武时分神,忧郁地站在窗边,他是想着自己曾经牺牲掉的亲情与感情吗?

“功夫,两个字,一横一竖。他是站着的那个。倒下的,是他决心不回望的身后路。念念不忘,必有迴响,有灯就有人成了讽刺”念念不忘的女人终究失去,每夜留盏灯的女人始终盼不到跨海前来的郎心。一个男人的故事,其实是包覆着两个女人的生命。若无足够篇幅讲宫二小姐,若无章子怡超凡的演技,若无那个存在感很低的元配张永成,宗师就缺乏了情感,没有了厚度。而宫二小姐,只是个大时代下女性的悲剧。“我无法成为像我爹一样的一代豪杰,但我不求一世,我只图一时。”


一时,是感情,除了仇恨,还有爱情,如一缕炊烟,看似简单轻盈地就能烟消云散,但那萦绕不去的,透着光,才发现它依然模糊的存在。电影最令人难以理解的,应该是张震所饰演的八极拳宗师一线天这条线。这条线看似与任何人都无关,却不停的在片子里出现。后来找报导才知道,原来一线天的戏原本很多,他去香港是去找宫二,后来还跟叶问有场较量;而小沈阳所饰演的三江水原本是跟宫家,后来才跟了偏门的一线天。如今这两个小时十一分的版本里,主要是情感线为主。

《一代宗师》也许不同人看完有不同想法。不可否认,这部片层次丰富,要从很多方面去切入还可以讲很多很多。毕竟才疏学浅如我,只能见到如画作般近乎静止的摄影构图,却说不出个狗屁大道理来,还真希望有人针对这点做详细的剖析。

而这部片也有许多王家卫前作的影子:除了前面讲的按摩小腿以外,宫二小姐奉道前对着墙壁说话,祈求父亲给指示,与《花样年华》最后,周慕云对着树洞倾吐不能说的秘密不也相同吗?(只是这次我们有听到宫二小姐的话)。另外,比较令我好奇的一点,是王家卫对佛教的意义诠释。《花样年华》最终到了吴哥窟,充满了佛像;这次佛像不但有长时间的特写,还出现了两次,甚至最后是已佛像作结,绝非单纯的美学意义。我在想是否与“抛弃七情六欲”以及习武最后一个阶段的“见众生”有关?的确习武之人,不管是宫若梅或叶问,最后都得抛弃七情六欲(当然叶问事实上没有),而见众生不就与菩萨见众生相去不远?习武的终极与学佛的成道,最后殊途同归,要成为真正的“宗师”,与成佛这件事情,应该是相同的意义,也就是非常人无法做到吧?

评论

评论加载中...